古稀老弄堂暖香袭人,感叹婚姻的脆弱

今年从营地回家过圣诞节。24号一大早出发,先生开了14个半小时的车;终于在晚上八点半回到了维吉尼亚的家。来回十天的时间,送别了2016年,踏进了2017年。
2号早上七点半出发,天阴下雨外加交通阻塞;同样的路程,整整行驶了16个半小时,半夜11点多才到达营地。不得不佩服先生的体力,我这个坐车的都浑身酸痛了,这开车的反倒比我还精神。
半夜了,旁边的邻居还没有休息,特意过来打招呼。自从去年住在营地,先生成了周围邻居的好帮手。无论是技术活还是体力活,只要有需要的,或是邻居一声招呼他都会主动帮忙。显然成了个助人为乐的Handyman加壮劳力,深受邻居们的欢迎和喜爱!
话说后面右侧的邻居,R和S是一对男80岁,女65岁的再婚的白人老夫妻。80岁按说在这里不能算很老,八十多岁的人在营地里比比皆是;好多人看起来老当益壮,精神烁烁。但这位走起路来颤颤巍巍,手伸出来哆哆嗦嗦的;给人感觉是老态龙钟了!
今年四月份,当他们准备打道回府的时候;先生和后面左侧的邻居J两个人主动帮助这个老先生,把他们要带回去的一皮卡的东西整理装车。结果,把这两位也累得够呛!要是没有邻居们主动帮忙,估计他们要带东西都困难。
12月中旬的一天早晨,J来敲门,说邻居需要帮助。原因是下水道堵了,无法使用拖车里的卫生间,白天还好可以去公共卫生间;这夜里卫生间不能使用,对于颤颤巍巍的R来说问题就大了。J自己弄不了,找先生过去帮忙解决问题。这两个鼓捣了大半天,弄了一身大汗才查出了原因,找到堵下水道的问题所在。
使用RV的卫生间,需要专用的卫生纸,和除味剂。在商店里你可以找到有RV标志的专用品。原来他家来过客人,不知什么时候把Paper
towel给扔进了下水道,结果就出现了堵塞的问题。
几米长的下水管道堵的水泄不通,先生和J弄的一身大汗外加满身的粪臭。第二天一大早,先生就开车出去买了一个防堵的零件给他们安装上。

1、

杨浦区长阳路539弄有一条花香弄堂:101户人家在150米长、4.5米宽的道路两旁,每隔半米摆放一盆鲜花,给近70年历史的老弄堂种植了两排特殊的行道树,一年四季有绿,瓜果花卉飘香,引得远近花友绿友纷纷闻香而来取经。每天早晨,82岁的于忠和就闻着这浓浓花香出门去打太极拳;下午3点多,他定点拿着长把水瓢,用自制小拖车拖几桶从自家水管收集的废水给这些花草树木浇浇水,翻翻土,换换盆,再添些自己沤的有机肥数年如一日。家家户户养花草,从没占用公共空间长阳路539弄林园弄堂于1949年建成,是解放初期的商品房,房主多是当时的大学教授等知识分子。小区属于新式里弄,有34栋三层砖木结构公寓楼房。于忠和说,老邻居都是书香门第,家风家教极好,家家户户养花草,但无论家里多挤多紧张,从没占过弄堂公共空间。几年前,居民们集体打起了弄堂的小算盘既然家家户户都养花,何不放几盆到弄堂主干道?全票通过后,首先搬出来的是一些高大的桂花、茶花、铁树,随后便一发而不可收,红紫白粉各色花卉,高矮胖瘦各种品种不断加入,俨然一座小植物园。现在,四季桂、茶花、梅花暗香浮动;春天,月季花、紫藤花、彩椒点缀生活;夏天,蔷薇花、百子莲、绣球花竞相争艳;秋季,金橘、枇杷、文旦、火龙果让人垂涎花香弄堂目前已有300多盆花卉植物,每户都有几盆,多的人家放了三十来盆,其中不乏明星品种。85岁的周仲良老人有棵养了40多年的茶树白雪塔,花开全白像皑皑白雪,无瑕疵,树高两米多;还有一棵养了30多年、俗称抓破美人脸的茶树,白瓣间夹杂一缕红条,花如其名,看起来颇有故事,这两棵一摆出来,引来很多花痴粉丝拍照留念。其实,这里的每一株植物都系着一段暖人心的小故事,这是一个房客送来的,他正好是花木虫鱼店老板,拿了好几盆很大的植物,还送来几个大花盆。于忠和指着一棵仙人柱说,开了花很漂亮。有居民把惊艳一现的昙花搬出来邻里共赏,还有人每次都多买几盆花和几个花盆,分送给邻居。有机循环蔚然成风长长的弄堂,所有居民一起打理养护花卉草木,像一场热闹的聚会。只要不下大雨,居民每天都来浇灌自家的花木,如果有人出远门,其他人就会帮忙浇水。很多居民陆续搬走了,留下的植物就由大家共同照看。每天,一片欢声笑语中,邻居们人手一个水壶或水盆,浇完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再一起给主人缺席的花草浇水,其乐融融。于忠和家住三楼,年纪大了拎水不方便,他就在底楼自家排水管下面接了水桶,每天积累十几桶水,夏天一天都不够用,净水器污水管子排出去的废水每天也有好几桶,现在都拿来浇花了。还有很多居民专门收集洗菜洗碗的水和雨水浇花,循环利用。花草越养越多,于忠和和邻居们的疑问也越来越多。有了虫害,农药商推荐的我们一般都看不懂,万一用了不合适,弄堂里有好几个小朋友,摸到吃进去就惨了。于忠和说,花木修剪、每年4月前后的翻盆、平时的施肥等方面,我们还有很多问号。去年下半年,杨浦区绿化管理事务中心四次组织专家来弄堂开讲座,于忠和经专家点拨,开始用大缸装豆腐渣、菜叶子、鱼肚做有机肥,顶部用土封死,缸口扎紧,充分发酵又堵住腐臭味,来家访的专家纷纷点赞。他笑呵呵地说,有机生活和循环利用现在成了弄堂里盛行的新家风。花香弄堂让这里更像一个大家庭林园弄堂于1990年选出自治管理小组,利用弄堂口一处七八平方米小店的出租租金,支付小区路面损坏、翻修、下水道疏通、公共空间照明、灯具维修和卫生清洁等费用,所有公共问题都是居民商量着来做。周仲良在这里住了68年,是自治管理小组发起人,一直负责自治管理工作,账目记得一清二楚,对弄堂的公共事务也如数家珍。他说,社区绿色自治就是小区现在的公共生活重点。杨浦区绿化管理事务中心管理指导科负责人裴蓓经常到社区指导居民植绿,是花香弄堂的常客。现在提倡社区居民绿色自治,主动行动改善环境,绿化部门授之以渔,提供必要的技术扶持和水壶、喷壶、铲子等工具。裴蓓介绍,目前,杨浦区的绿色楼组百草园等绿色自治活动,居民都热火朝天地参与,彼此之间越来越熟悉,绿色成了社区和邻里最温暖的颜色。除了居民参与弄堂自治,弄堂口修鞋小店的租户田巧林等邻居也加入了自治力量。20多年前,田巧林租下林园门口的集体产权房修鞋配钥匙,平时,他抽空养护公共空间的花草、修路灯、整理垃圾厢房、为居民代收快递,还免费修鞋子、配钥匙,为所有孤老免费上门开锁、修电器,这里人好环境好,有能帮的都相互帮衬着。弄堂所在的江浦路街道辽昆居民区党总支书记、居委会主任李爱珠说,大家生活好了,就希望环境更美一些;花香弄堂让这里更像一个大家庭了。

图片 1

闺密S准备离婚了!

图片 2

这两天她陆续接到各大银行的电话,说她老公的信用卡到期了,联系不上他。有的银行欠了2万多,有的欠了近1万,七七八加起来近5万。

图片 3

S懵了,因为去年年底,她老公透支她的信用卡7万多,结果人躲起来却把烂摊子扔给她和公公婆婆处理。

然后还不放心,为防患于未然,又主动买来木板义务为他们做了下水道的支架。让下水道走平,再用水泥砖支好;换下了原来曲里拐弯,容易造成堵塞的塑料支架。工作量不小,要铲平几米长的地面。彻底解决了他家下水道的问题,为此先生和J忙了两天。
3号一早,就听J说R和S已经分别离开营地,准备离婚的消息。我们仅仅离开十天,原本看着还不错的一对老夫妻,就走到了婚姻的尽头。着实让我们两个大吃一惊!!
离婚的原因,据J说:说来话长,但主要的原因是R来营地两个月,就喝掉了7加仑的酒。怪不得,他刚八十就成了这付样子,估计与他常年大量的饮酒有关系。
前一段时间,据S自己说:她得了血癌,医生说没什么可以为她做的。我不懂医,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我劝她:忘记血癌的事情,高高兴兴活在当下。看起来她还是很乐观的!
可能是因为酒的问题,夫妻两个发生了争执;导致感情破裂。这个拖车和皮卡都是R的财产,R开着皮卡回了自己的家。给S限定一周离开这里,正赶上圣诞节放假;S的儿女开车过来,把自己的妈妈接走了。S说:回去就准备办离婚手续。好在老两口都有各自的子女。
这婚姻怎么会如此脆弱??先生和J刚帮他们夫妻解决了问题,没几天他们就分道扬镳了!这都哪跟哪啊?!看着我在那唏嘘感叹不止,先生笑着跟我保证:不用担心,我们永远不会离婚!!

因为卡在自己的名下,一旦被列入黑户将来做任何事都会很麻烦,所以S就帮忙把钱还了。

本以为那次之后,老公会规矩许多,万万没想到,这半年期间他根本就没消停。

一味的原谅并有换来老公的洗心革3面,S测底失望了,最后的一点信任也已消耗殆尽。

两个人走到一起肯定需要双方的爱,但分手,只要一方停止就行了。

何洁在一档综艺节目里说:12年前站在台上唱歌的小女孩,一定想不到今天发生的一切。

同样,S这些年她努力畚斗,全国各地的跑业务,只为给家人更好的生活,没想到迎来一次又一次的催债单,如今,她和他也走到了离婚的边缘。

婚姻期间,夫妻双方对家庭要有一份最基本的责任,在这基础之上,才能经营好两性关系和家庭关系。

图片 4

2、

这两天陆先生有点贪玩,有些该做的事都没做。为此,我很是气愤,于是,不理他。

他最大的特点就是“厚脸皮”,真不知道这是优点还是缺点?

当你被气的半S,决定开启冷冻模式时,他就死乞白赖的纠缠你,主动认错,不原谅吧,显得我你小气,轻易原谅吧,他又不长记性。

苦恼之际,立马打开今天的晨读,让他听。

听完,陆先生立马搓着我的手问:“老婆大人,卫生间的水龙头我明天就去修。对了,想吃什么?现在去买。”

现学现用,外加一如既往的“厚脸皮”,算了,不跟他计较,谁叫我大度呢,吃好吃的去。

图片 5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