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机器,梦中情人

彬是我的梦中情人,在梦里,他常常骑着白马向我走来。他是我从小学三年级到高中的同学。
那时三年级分尖子班,我被分到和他一班,他长相很帅,以貌取人的我就这样认识了他,
开始喜欢上了他。后来高中毕业考大学,听说他报了上海复旦大学,却被本省的师大录取。我那年没考上,重读了一年。复读的那一年,我把他的名字写了放在桌子上,他成了我考大学的动力,就连他想上的大学也变成了我努力的目标之一。那一年,我很忧郁,压力也非常大。我和其他复读的孩子们一样,肩负着父母及家人的寄托,除了努力考试,不敢有什么想法。班上也进来一些没见过的新面孔,我渐渐地把彬忘却。那种忘却并不难,因为我和他之间有的只是一个少女一厢情愿的爱恋。后来也不知为什么,我的英文成绩开始出奇地好,加上远走他乡的渴望,等我再次填第一志愿时,我选择了远在北方的一所大学。我和他在我上大学前其实没有讲过话,唯一和他近距离的接触,是在初中时和他坐得很近,中间只隔着一条过道。那时常常偷听他和别的男孩子讲俏皮话,也常常偷看他,有时去别的同学家玩走路经过他家门口,也期待着他突然从家里出来,好看上他一眼。我想我在他的眼里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女孩,而他在我眼里却是耀眼的一颗星星,他的光芒刺得我睁不开眼。他不仅人长得帅,而且嗓音优美,任何的宣传活动,都少不了他。我那时外表虽不张扬,却是一个心气极旺的女孩,不喜欢和装腔作势的女生来往,而他却和她们来往密切,这让我觉得他和我并不是一类人。后来,我二姐嫁给了彬的堂兄,我就一直有机会听我姐说到他的情况。我唯一跟他说话的一次是回中国过年。有一天,接到他的电话,他正跟几个高中同学聚会,知道我回国,问我想不想过去坐一坐聊聊天。我去了,坐在他旁边。那时有了孩子的我,见到他有一种很陌生的感觉,大家聊着聊着,不知怎么聊到了以前喜欢过的男女生,我被问到时,就说了他的名字,并且在说到他的名字时,大胆地看着他,似乎这事对于我,已经是前世的事情,当然也不知道害羞,大家一笑而过。我的先生是我的初恋,我们的婚姻也因为相互的不够了解,经过了很长时间的磨合期。在许许多多争吵后的夜晚,失望,沮丧和孤独相伴的时候,回忆那份喜欢一个人甜蜜便成了我常常要做的一件事。我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常常梦见他,
心情不好的时候,就盼着早早入睡,
能在另一个梦的世界里快乐着。我不厌其烦地在梦里咀嚼着这份甜蜜的感觉,并陶醉其中而不愿醒来。在美国的生活的很多年,我过着电影阿凡达的男主人公的生活,辗转于现实和梦境之间。我后来渐渐尝试着改变自己,让自己在爱一个人时不要有所期待,只求付出,不奢望回报。这种尝试让我变得轻松快乐起来。最近一次听我姐说到彬,她说他官做到了地区人事科长,无聊的时间会打麻将赌钱;她还听说她太太抱怨他赌钱,他因此打了她。我好像在听了这件事后,就很少梦见他了。

她是我小学六年级的同桌。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我想,这个女孩子怎么这么瘦弱。后来的一年里,我喜欢上了她。

有人说,如果你的速度比光速还快,你就可以回到从前。

那个年代,没有属于我们年龄的联系方式。每天能做的只有上课的时候偷偷看她。她的短发,她的眼睛,她的笑容,她的安静,她画的我们都喜欢的画,还有她放在课桌上纤细的手。她靠窗,窗向东。每天早上,都能看到透过她的阳光。那是我记得的最幸福和温暖的时候了。

                        1

后来,初中不在同一个学校。在家的时候,总会朝她家的方向看去。那时候我知道的也仅仅是方向。但是慢慢地,我忘了她。上课再也不听,再也不看黑板。手里的游戏机就是我眼里的世界。在初三那年,我倒数第一,瞒不住家里。父母把我留级一年,并调到了她的学校。

那一年,她和他都是12岁。

新的学校里,我才想起来她也在。可是我并不知道去哪里找她。从那天起,我每天都能幻想和她在校园的偶遇。上学的路上,放学的校门。

他和她讨论过他们的出生年月,同一年,他,农历二月初一,她农历二月十九。于是,她牢牢地记住了他的生日。

一年后的一天,我在学校的自行车停车场见到了她。比原来高了,但似乎更纤瘦了,不知道是不是长了很多痘痘的缘故,比以前更害羞了。我还没说话就想起来了,我还是那么喜欢她。

她和他同桌,她很普通,他很优秀。在她眼里,他耀着神话的光环。

她快升高中了,而我还有一年。那时候距离她毕业也就一个月的时间了。在那个月的时间里,我每天依然在我们相遇的那个时间,那个地点假装不经意的放慢了脚步并环顾着。我们已经放假,而她出成绩的那天也是。找个借口去了趟学校,那片停车场,那棵榕树下。

她和他几乎每天中午都玩一种叫做“打水鸭子”的游戏。这是一个集体参加的游戏。先在操场上画好“城墙”,再把参加的人分成两组,一组守,一组跑。她很喜欢和他一组,看着他奔跑和输了耍赖的样子她就觉得很开心。如果没能和他一组,她的心会觉得空落落的。她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反正就喜欢和他在一起。

她没有出现,一直到今天。回去的路上我很懊恼,懊恼自己的懦弱,懊恼自己的无动于衷。不知道她考的怎么样,有没有因为不好而伤心,有没有上了自己想上的高中。这些都不知道,也没办法知道。

他很喜欢画画。常常在书上画一些坦克,军舰,飞机,大炮。并不厌其烦的解释给她听。他给她讲皮皮鲁和鲁西西,贝克和舒塔的故事。并把这些他从来不舍得借人的书全借给她。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她喜欢上了读书。

再后来,上了高中,过完了大学。慢慢地,她出现在回忆里的次数越来越少,甚至如果不去回忆的话,根本不会还记得自己曾经这么喜欢过一个女孩。

有一天,他捂着她的耳朵喊她妹妹,并给她说,要她做他的情妹妹。当时正在播电视剧《红楼梦》,她知道情妹妹的意思。她的心突然如鹿乱撞,脸火辣辣的红起来。面对他突如其来的话,她不知所措,很慌张的点了点头。她不敢看他的眼睛。

可是。我梦见她了。一整夜。只有她。全是她。在时隔十年的今天我依然梦见了她。睁开眼的那一刻,多想她能在我眼前,就像在梦里。想有个她的电话,听听她的声音。就像在梦里。想能有她家的地址,见见她的笑容,就像在梦里。突然间多希望她没有淡出我的生活。多希望现在能有她的联系方式。我拥有了十年前的我没有的勇气,拥有了十年前我们都没有的手机和网络。但是我却在十年前就失去了她。

他给她改了姓,跟他姓,只准她喊他哥哥。他常常追着她在教室里喊,妹妹,妈妈让你回家喝水。她就难为情的在前面跑。这种嬉闹的日子,她觉得每一天都很开心。以前对读书不怎么上心,从那以后渐渐变得认真了,因为她想向他看齐。她开始喜欢黑夜,作业完成以后她就可以想他,有时候想着他,会开心的笑出声来,甚至做梦都会梦见他。

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在人人网和朋友网搜索她的名字,翻遍了每一页,没有找到。

有一天,他生病没来上学,她失魂落魄了一整天。再后来,小学六年级的时候,他转学了。他们没有告别,他走之前,让他好朋友好好保护她。这是她后来听他好朋友说的。于是,她梦了他一整个初中时代。

                      2

那一年她和他都是十七岁。她中师二年级,他高中一年级。

她常常梦见他,梦见他的样子,他的笑。她不知道从哪儿知道了他家的位置,每次经过那里时,她都希望能遇见他。像戴望舒的《雨巷》那样,可终究没能遇上。每次她都会像鲁迅离开百草园时那样念叨,ade,我的哥哥,再见,我的哥哥。每次,她都会噙着眼泪。

她读了中师。在那个年代,读中师就意味着有了正式的工作,可以有铁饭碗。因为家庭的原因,她别无选择。

她负责班上的报纸信件收发。有一天,她收到一封信。信封上霍然写着她的名字。那陌生又熟悉的笔迹把她的心都要蹦出来。是他,是他的笔迹呀。她短暂的诧异后心马上就被喜悦填满。她飞快的拆开,他告诉她这几年的生活,以及他怎样找到她的联系方式。他还告诉她,他对她那种朦胧的感觉仍然没有变。她读完信的那一瞬,眼泪再也绷不住。她抱着信,在操场上一圈又一圈的跑着,任泪水释放着这几年的思念。

收发信开始变成她生命中的头等大事,每周都计算着日子,等着云中锦书来。每次收到信的时候,她都会高兴得不得了,紧张得心乱跳。如果他迟回了信,她会心烦意乱,胡思乱想。他告诉她,他的理想,他的豪情壮志。她就为他默默祈祷,她相信他一定能行。她把他给她所有的信和照片都保存着,想他的日子就拿出来一遍一遍的读。最后,每封信的内容,都烙在了她的心里。

她中师快毕业的时候,他给她说,他会想法让他爸爸给她找一个好的学校。她哭了,泪水浸湿了信纸。她从来都没有奢望他为她做什么,甚至都没敢想过他们是否有将来。因为她马上就工作了,他才开始读高三,将来还要读大学。她的前途是没有了,一眼望到头,到乡下的一个学校教书。而他,将来还要鹏程万里。她从来都不敢想将来。

                            3

那一年,她和他都是十九岁。

毕业前她给他写去的信,他再也没有回,她不知道是为什么。对他的感情,她一直都是患得患失。因为在她的心里,他是那么优秀,那么遥不可及。她从来都不敢奢望他会一直都对她好。

当他突然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她很吃惊。那天她正在家里写毛笔字,她猛的抬头,他就站在了她面前。他还是她梦中的样子。她的家在农村,离公路很远。他长在城里,她不知道他是怎样找到她家里来的。那一次,他们一起去看了他们的老师,那一次,他们牵了手。

高三下学期,情人节之后,他去她任教的学校找了她。说情人节给她买了玫瑰花和巧克力。可是没时间来找她,玫瑰花干了,巧克力他吃了。后来她回想起,她真想抽自己几耳光,明明自己那么爱他,为什么没有告诉他。也许她一直都觉得,他知道她有好爱他。也许她一直都觉得,他不会爱她。

                        4

那一年她和他都快21岁。

她教了一年书后脱产去读了大学。他在另外的城市读大学。他们仍然写信。她默默的爱着他,拒绝了别人的追求和家里安排的所有相亲。因为他,她喜欢上了文字,习惯了那种心被撕裂的痛。他,没跟她提未来,甚至都好像没说过爱她。

快寒假的时候,他回了趟家。他们见了一面。从见面到离开,他们都没怎么说过话。在回去的路上,她哭了,很伤心。她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绝望。她觉得自己已经竭尽全力去爱了,可是好像听不到他任何回答。其实只要他给她一点希望,她都会坚持下去。那天晚上,她哭了整整一夜。他不知道,她读书的所有钱都是她自己去借的,家里连生活费都拿不出来。她突然间觉得自己再也承受不住了。她好想能有一个依靠。于是,她第二天早上起床就去剪了发,她想剪掉所有对他的牵挂。

尾语

好多年过去了,头发短了。她的思念却越来越长。她不知道他是否爱过自己。也许,当时都太年轻,都不懂该如何去爱。如果真有时光机器,人生可以再版,她真的不希望再留下遗憾。

《日剧专题征文| 与君相恋》

活动链接: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