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求自由自在的灵魂,纪念电影

“送你一件礼物。”妻子递给我一张CD,说话有些激动,眼中似乎含着泪,手也有些抖。

www.9676933.com 1

逃避体制化的可能性
——纪念电影《肖申克的救赎》公映十周年
桑克

“莎拉▪布莱曼的《Timeto Say Goodbye》!”我的眼圈也红了。

关注 1134457

    每个人都有罪,赎罪也就理所当然。此罪当指原罪。电影《肖申克的救赎》从片名到内容显然有此意味。但原罪却非本片关注的核心,仅仅作为一个借助性概念,以阐释类似困境——司法之罪与恶人之罪双重管辖的肖申克监狱。
    安迪没有杀害他的妻子以及妻子的情人。从世俗层面判断,他无罪。然而安迪在回忆妻子的二十年里,逐渐认识到自己有罪,此罪是因缺乏表达而疏于关心妻子。安迪认为这个罪是应该赎的。此罪为爱之罪,赎期二十年。但显然爱之罪也非本片关注的焦点。
    无辜的安迪与堕落的肖申克监狱之间的复杂关系,似乎更能转移观众的视线。
    肖申克监狱一进入观众视野就毫不掩饰其黑暗本质。安迪入狱第一夜,某无名新囚即因狱警海利的暴力行为而丧命。这也直接证明监狱长诺顿对囚徒所宣布的令人发指的亵渎性箴言:把你们的灵魂交给上帝,把你们的小命留给我!
    安迪发达的头脑以及由此产生的忍耐力在这种困境之下得以显示。而正是头脑使他以后的命运具有一种传奇色彩。虽然这与真实性具有较大差距,但却代表每一个观众的强烈意愿。其实,观众也愿意暂时遗忘安迪料理监狱长及其同事金融业务的非法性,甚至把这当作安迪个人魅力与卓越才能的体现。
    “三姐妹”是以性暴力为主的囚徒帮派,首先对安迪构成一种困境。其解救者竟然是更为残暴的监狱长帮派,理由极其简单,他们需要安迪为其逃税。初次理财成功为狱友赢得喝啤酒的机会,这是才能的体现,但更重要的是,它换来一种自由感。这种自由感的自然性比自由主义课程更具感染力。安迪日后的朋友瑞德正是此时此刻观察到了安迪脸上奇怪的笑容。
www.9676933.com,    每个人对自由的理解其实并不相同。年老的囚犯老布(布鲁克斯)对自由的理解限制于肖申克大墙之内,他在大墙之外的生活处境不能仅以不适应解释,而轻率判断老布未曾社会化或社会化程度较低则更为荒诞——从其狱中地位以及处理人际关系的柔韧性完全可以得出相反的结论。比对之下,瑞德的阐释更为合理和精确:老布已体制化。这个概念让人毛骨悚然。瑞德继而详细阐释:体制化就是,开始痛恨它,然后习惯它,最后离不开它。这是全片台词的核心。
    按照瑞德所受教育程度,他不大可能提出体制化问题。但在电影之中偏偏是他说出这个概念,并准确地做出阐释。既然走到这种地步,我们也就没有必要死守分析框架,不如改为肆无忌惮的误读。饰演瑞德的演员叫摩根·弗里曼,因出演电影《为黛西小姐开车》而成名,在深色皮肤的演员之中具有极高地位。弗里曼的英文拼写是FREEMAN,译成中文即为“自由人”。电影正是通过自由人之口,使体制化的本质得以显示,或者说,自由正是体制化的对立面。当然,我们非常清楚,演员姓氏与主旨之间只是一种巧合。我们将之与电影本身进行联系,也是牵强附会。但此时此刻,我相信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在人类历史进程之中,神秘主义一直占有一席之地,或许并非因其实存,而仅是出于一种精神的迫切需要,就仿佛肖申克监狱播映的黑白电影、安迪琢磨石子的小嗜好。
    从瑞德的角度(其实也正是观众的角度)来看,安迪具有神秘性。他的所作所为令人好奇。比如为扩建监狱图书馆每周给政府机构写信,六年从不间断——在这里,中国观众可以顺便了解美国监狱制度,比如索要丽塔·海华丝的电影海报——在这里,中国观众可以顺便了解当年美国文化时尚,以及通过海报的更换,了解时尚的变迁。正是因为这种神秘性,下面发生的情况才令人惊骇——熄灯时分坐在床上的安迪,翌日在监狱长惊慌的面孔之下消失,仿佛空气。瑞德以及我们开始默默回顾安迪的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似乎皆具深意。散步是为巧妙地扔掉挖洞时产生的土块和石子;告诉瑞德去树下取物不是白日梦,而是一种嘱托。甚至他对监狱长的账簿也大做手脚。一切看起来像是预谋。如果真是如此,安迪的智慧必定极为恐惧而惊人,其预见性惟卡桑德拉可拟。当然是预谋,但安迪冤案知情人汤米之死才是预谋的开始。而最初挖洞,虽具逃脱愿望,但主要还是营造希望和消磨时光。在逃脱的实施过程中,更需要机会与急智。事实上,机会的出现从来无法预想。比如安迪如何确定偷梁换柱那日一定下雨。不偷梁换柱,就无法获取金融资料,无法报复监狱长,令其人财两空;不下雨,而且必是雷雨,就无法借助雷声掩护砸开排污管道。偷梁换柱与下雷雨,二者缺一不可。当然,这是电影传奇,不是历史新闻。但是安迪的惊人机会与惊人智慧却意外削弱了他人获得自由的可能性,从而使他的自由成为特例。
    如果我们也在肖申克监狱,我们会是谁?每人可以挑选一个角色。老布,可怜的体制化老人,当他获得人身自由的时候,却因自身体制化而不能享受自由,最后悬梁自尽。与所有角色比较,老布的角色其实最深刻,最值得反复思索。安迪,睿智的化身,首先使自己获得比较特殊的狱中地位,其后又以智慧加良机成功越狱。这个角色,其实只是代表一种希望,而无任何效仿性,可以说他就是老布养的那只乌鸦小杰,仅仅是一个自由飞翔的幻影。正因安迪的存在,才使老布的体制化显得如此严峻。安迪获得自由的意义绝对不是缩短服刑期限,而是成功逃脱体制化的可能性。按照正常逻辑,即使安迪不越狱,最后也能假释,因为残暴的狱政具有偶然性。因此,安迪逃离的真正理由就是为了避免成为老布。曾经犯罪而今改过的瑞德假释之后,即成第二个老布,没人下命令,连尿都撒不出。他也体制化了。当他望着橱窗里的枪械之时,他想的也是通过犯错重返监狱。对体制化的瑞德来说,监狱已经是他的生活,已经是他的一生。“监狱也是一种日常生活”——这种看似朴素实则愚昧的认识一旦产生,居于灾难之中也就悠然自得。这是最恐怖的认识。幸运的是,作为希望化身的安迪拯救了他。拯救他的不仅是安迪的钱,不仅是安迪的友谊,更主要的是安迪所代表的精神自由。什么是精神自由?就是按照自己的想法生活。没有这个自由,人身自由就仅仅是一种虚假的自由。
    整部电影最令人激动之处,是安迪将自己反锁在监狱长办公室内,通过监狱的广播系统播放《费加罗的婚礼》。美妙而激越的女高音在监狱上空回旋,逼仄的囚室,荒凉的空地,四处翻涌着激动而沉醉的心灵。安迪露出满足而奇怪的笑容——这是本片第二次出现的笑容,意味深长。老布与安迪不同的命运正是表达了这样的观念:真正的自由不仅是身体的自由,更是心灵的自由。这就是《肖申克的救赎》针对体制化而散发出的芳香思想。

要结婚那会儿,妻子提出买一台音响,不要那年头小青年最流行的落地组合式的,要“纯”音响HIFI。东西我自个找自个想法子配,她愿意出一半价钱,算是结婚的部分陪嫁。我那会子正迷HIFI,一咬牙一跺脚五千大圆攒了一套。五千块啊!不是个小数字,差不多是我们结婚所有费用的六分之一。婚礼当天众多亲朋好友看见,听听数字,啧啧直咂牙花子。我的妈呀,谁愿意花这么多钱置办几件黑不溜秋的铁疙瘩?

献吻 0

          2005.3.18.

后很长一段时间,吃罢晚饭,生怕吵着左邻右舍,紧闭房门、窗户,我们坐在斗室中唯一的沙发上,面对几块黑黑方方的响器,“欣赏”“陶醉”于心仪的音乐。莎拉▪布莱曼与意大利盲人歌手安德烈▪波伽利的合集《Time
to Say
Goodbye》是花了差不多我半个月工资买的。里面的意大利语我们连一个音节都不懂,可是两人听的激动不已,肩靠肩手攥手,眼中闪着泪花,跟今天一个样子。

献花 3

再后观赏根据史蒂芬•金畅销小说改编的电影《肖申克的罪赎》(《TheShawshank
Redemption》),演到深陷囹圄的主人公安迪干冒遭受严惩的风险,将自个反锁在典狱长的办公室里,朝着广场上的几百名在押犯播放歌剧《费加罗的婚礼》时的情景,我的内心不免波涛汹涌一阵子激动:那不就是我,我们夫妻俩,当年耳鬓厮磨听音乐的情景么?追求自由自在的灵魂,追求直上云霄的情感,这世界,原来真好。

莎拉-布莱曼

www.9676933.com 2

英文名:

莎拉▪布莱曼的专辑《Time to Say Goodbye》

Sarah Brightman

www.9676933.com 3

性别:

电影《肖申克的罪赎》海报

民族:

身高:

169cm

生日:

1960-08-14

体重:

生肖:

国籍:

英国

星座:

狮子座

出生地:

英格兰,赫特福德郡,伯肯斯特得

血型:

AB型

职 业:

歌手

毕业院校:

所属公司:

代表作品:

Time to Say Goodbye,Scarborough Fair,La Luna,我和你

莎拉·布莱曼“追梦”2013全球巡演中国站将于今年6月拉开帷幕,先后在台北、深圳、广州、南宁、上海和北京举办个人演唱会。其中北京站的演出将作为此次中国巡演的收官演出,于6月28日在万事达中心举行。这将是莎拉继2004年、2009年之后的第3次、也是飞往太空“追梦”前的最后一次中国巡演。莎拉·布莱曼,英国跨界音乐女高音歌唱家、演员,被称为“月光女神”,是继世界三大男高音之后世界乐坛涌现出的另一个天后级人物,与安德烈·波切利(Andrea
Bocelli)被称为是跨越古典与流行的标志性艺人。在世界歌坛风行古典流行跨界互相交融的今天,Sarah无疑站在了这个潮流的最前沿。

主要成就

1、格莱美奖最佳古典女艺人

星路历程

莎拉·布莱曼有着不同寻常的音乐生涯。1960年8月14日,她出生于英国,从小她就目标明确地要成为一名艺术家。她3岁开始学习芭蕾舞并在当地的节日庆典中登台表演。11岁时,布莱曼进入艺术学校学习爵士和表演,期间,有一次她由于被其他学生嘲笑而逃学,但她最后还是回到了学校。

不过,到那个时候为止,所有人,包括她自己在内,都坚信她将成为一名职业舞蹈家。母亲保拉至今记得,12岁那年,莎拉在学校的期末汇演上“穿着吊带裙,演唱了《爱丽丝漫游仙境》中的一首歌曲。我从来不知道她能唱得那么好,当她唱到高音的时候,所有人都为之倾倒。我相信,就从那一刻开始,她就与歌唱不可分离了。”仅仅一年之后,学校将小莎拉送去参加著名导演约翰·施莱辛格的新作、音乐剧《我和阿尔伯特》的选角,并获得了其中的两个角色。这次小小的成功不仅仅使得莎拉以13岁的年纪首次登上了皮卡迪利剧院的舞台,更激发了她对于舞台艺术长达一生的渴望。

后来,她参加了伦敦皇家芭蕾舞学院的面试但却被淘汰。1976年,在布莱曼16岁时,她加入了当时著名的BBC节目Pan’s
People作为舞蹈演员之一。一年后,她离开并加入另外一个组合Hot
Gossip,18岁有了第一首全英畅销单曲“I Lose My Heart to a Starship
Trooper”,销量超过了50万并在全英单曲榜中名列第六。后来,布莱曼作为Hot
Gossip的主唱又出版了多张单曲,但都未能进入全英单曲榜。

1981——1989:舞台剧时期

1981年,布莱曼参加的当时音乐剧《猫》的面试,结果刚刚开口唱了两句就被打断了。有人通知她:该剧作曲安德鲁·洛伊·韦伯请她第二天到家里去面谈。21岁的布莱曼自然知道这次会面对自己的重要性。为了显示自己符合剧组招聘要求中“与众不同”的要求,她把自己精心打扮了一番,从上到下一身碧绿,还弄了个蓝色的莫希干头,就这样出现在韦伯面前,演唱了韦伯在1976年的作品《阿根廷别为我哭泣》。几个月之后,她获得了杰米玛这一角色。

在《猫》剧组呆了一年之后,布莱曼转到查尔斯·施特劳斯的儿童剧《夜莺》中担任主角。有一天晚上,韦伯决定去看一看她在剧中备受好评的表演,结果大吃一惊:这样一副上天赐予的好嗓音,自己竟然白白让她在自己的剧组里耗了一年!

这个夜晚改变了韦伯和布莱曼日后的事业和生活。他们到那一刻为止仍然保持的工作关系在那之后发生了变化。然而,虽然郎情妾意,两个人首先要解决的是各自的婚姻——韦伯已有妻室;而布莱曼的丈夫,则是她在Hot
Gossip时结识的一位摇滚乐队经理人。一时间,他们的关系几乎成为英国报纸津津乐道的新闻,受到的关注仅次于查尔斯王子与戴安娜小姐的联姻。就在举国上下的沸沸扬扬之中,1984年,这一对有情人终于结为眷属,这也将布莱曼的演唱事业一步步带向巅峰。此后,布莱曼在多部韦伯的音乐剧中担任主演,包括《歌与舞》(Song
and
Dance)和安魂曲(Requiem),后者是韦伯专门为其声音创作的,布莱曼凭借此作品得到了她第一个格莱美奖提名。

布莱曼随后在韦伯的《歌剧魅影》中扮演克莉丝汀,这一角色是韦伯为她量身定制的,并坚持由布莱曼出演,后来当该剧登陆美国百老汇演出时,美国方面以知名度为由要求替换布莱曼,韦伯为了让布莱曼继续出演,甚至威胁停止上演该剧,最终,两方达成了妥协。

离开《歌剧魅影》后,布莱曼参与了在英国、加拿大和美国的韦伯作品巡演,并在苏联上演了安魂曲。同时,她也出版了录音室专辑,包括韦伯的音乐剧《爱的观点》(Aspects
of Love)的单曲“Anything but Lonely”和两张个人专辑:1988年的“The Tree
They Grow So High”与1989年的音乐剧歌曲集“The Songs that Got Away”。

1990年,布莱曼与韦伯离婚。但离婚后,布莱曼仍然在韦伯的音乐剧《爱的观点》的伦敦卡司中担任女主角。

1990年代:个人音乐风格时期

离开音乐剧舞台后,布莱曼在洛杉矶开始了其个人事业追求。1992年,她与卡雷拉斯(José
Carreras)演唱了巴塞罗纳奥运会主题曲《永远的朋友》(Friends for
Life),这首歌曲也是由韦伯创作的。

听过了德国组合Enigma的专辑后,布莱曼希望与之合作。她的请求在1991年获得了肯定的答复。她来到德国并见到了制作人Frank
Peterson。他们合作的第一张专辑是“Dive”,一张以“水”为主题的流行专辑,该张专辑除了在加拿大获得成功外,反响平平。

1995年的摇滚专辑“Fly”, 是他们合作的第二张专辑,当中的主打歌曲“A
Question of Honour”提高了布莱曼在欧洲的知名度。“Time to Say Goodbye”
是为拳击明星马斯克(Maske)告别赛创作的曲目,由布莱曼与男高音Andrea
Bocelli演唱
,这首歌曲仅在德国的销量就突破了300万,成为了德国史上最畅销的单曲,同时,在许多国家也取得了成功。因此,1996年“Fly”再版时,加入了“Time
to Say Goodbye”作为第一首曲目。

1997年出版的专辑“Timeless”(美国版为“Time to Say Goodbye”),收录了“Time
to Say Goodbye”和其他古典风格的曲目,并翻唱了如“Who Wants to Live
Forever”与“Tu Quieres
Volver”等经典歌曲。由此张专辑,布莱曼在美国的知名度逐渐提升。

1997年,布莱曼在伦敦的皇家艾伯特音乐厅举办了个人音乐会“In
Concert”,嘉宾包括安德鲁·洛伊·韦伯和安德烈·波切利。

2000——2003:主流音乐领域的成功

后期的专辑,包括“Eden”和“La Luna”与“Time to Say
Goodbye”的风格有明显差异,越来越多地融入了流行元素。其中,“Eden”在美国Billboard
200的榜单中最高排名65,“La
Luna”最高排名17。此外,这两张专辑都登上了Billboard跨界榜单的榜首。

2001年,布莱曼出版了古典风格的精选专辑“Classics”。

她2003年出版的专辑“Harem”拓宽新的音乐领域:舞曲风格的中东音乐。这张专辑在Billboard
200榜单中最高排名29,跨界榜单第一名。

在出版专辑的同时,布莱曼也展开了全球巡演。她的演唱会以惊艳的舞台效果令人赞叹。在2000和2001两年中,布莱曼一直跻身于美国最有影响的英国音乐人的行列。专辑“La
Luna”在美国的巡回演出票房达到了1220万美元。

2004年的“Harem”演唱会,其全球票房达到了6000万美元,其中在北美地区取得了1500万美元。

2006年至今

2006年,布莱曼出版了她出道以来第一张MV合集“Diva: The Video
Collection”。同时,一张收录她畅销单曲的精选集“Diva: The Singles
Collection”也一起面世,并再次登上了美国Billboard跨界榜单的榜首。

2007年七月,布莱曼参加了《纪念戴安娜王妃逝世十周年音乐会》的演出。同月,她来到中国上海参加了Live
Earth的演唱会。月底,布莱曼在日本大阪的世界田径锦标赛开幕式上演唱“Running”。

2008年初,布莱曼发行了她五年来的第一张专辑——略带哥特风格的“Symphony”,也创造了布莱曼发行专辑在Billboard
200榜单中的最高名次——第13位,其同名巡演也已在2008年秋天展开。她还在由同名的摇滚音乐剧改编的电影“Repo!
The Genetic Opera”出演了角色Blind Mag。

2008年8月8日,布莱曼与中国歌手刘欢在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以英文和中文共同演唱了本届奥运会主题曲《我和你》(You
and
Me),她成为第一位演唱过两届奥运会主题曲的歌手。11月4日,布莱曼发行了她首张圣诞专辑“A
Winter Symphony”。而新一轮的世界巡演”Symphony World
Tour”也于11月份从墨西哥开幕,此次巡演在2009年2月至4月转赴东亚地区,中国大陆的巡演城市包括北京、南京、上海和广州。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