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让我胎死腹中,婚姻之痛

图片 1我的表姐芮思是我大姨家的孩子,长的特像上面照片里的女人。芮思表姐今年四十一,但看上去也就30岁,甚至更年轻。她长的很美,二只美丽的大眼睛清澈见底,明亮纯净。直直的鼻子,线条优美棱角分明的嘴唇。尤其是她的表情,总是那样的单纯真诚,看上去没有那个年龄的女人多数都有的世故和圆滑,有几分成熟,也有几分简单。我想,是不是表姐芮思之所以看上去那么年轻,是因为她单纯的心思呢。表姐家里姐妹三个,她和双胞胎妹妹是老二,奶奶是旧时代的人,一直想抱孙子,可是没等到孙子就去世了。她的母亲也喜欢要个男孩子,芮思和双胞胎妹妹不仅不是男孩子,还一下子来了二个女孩,所以芮思表姐和妹妹从小似乎就不那么被待见。记得芮思表姐说,她和妹妹刚刚一岁的时候就被送去一个农村的远房亲戚家里,后来听说那个所谓的远房亲戚只是芮思父亲在文化大革命去农村锻炼改造的时候,认的一个干娘而已。在那个年代的农村,生活条件很是恶劣,而那位干娘的家里据说有好几个孩子,哪有闲功夫特别关注芮思表姐和她的妹妹。期间大姨是去看过她们姐妹的,也买了那个年代比较奢侈的饼干,可是因为干娘家孩子多,大姨带去的饼干几乎都被干娘的孩子一抢而空。所以后来芮思表姐说,她和妹妹几乎就是靠天养着在农村活到了四岁,才被接回来。大姨接回她们姐妹俩,在家门口就脱光了她们的衣服,剃光她们的头发,因为芮思和妹妹的衣服头发上满是虱子。。。大表姐因为是第一个孩子,所以备受关心,从小就事事占先,芮思表姐和妹妹被送到农村期间,大表姐更是家里的宠儿,欺负刚刚回来的芮思表姐和妹妹成了她一贯的行为。芮思表姐和妹妹回来的时候,惊见屋里的床上躺着一小小的婴儿,原来母亲终于给家里添了一个男孩,芮思和妹妹在床前看着熟睡的小弟弟,内心竟也都是喜欢了。芮思表姐和妹妹从农村回来的时候只有四岁,而四岁的姐妹俩已经开始拉着彼此的小手去给刚出世不久的弟弟打牛奶去了。路不算远,据表姐说大概来回至少也需要半小时的。我惊叹那时候的孩子很能干,能力的锻炼也就从小开始了。给弟弟打牛奶一直到芮思表姐七岁,弟弟三岁了,因为家里四个孩子,大姨也忙活不过来,这个时候,芮思表姐就开始做家务了。开始的时候是跟大姨学着煮饭,摘菜,后来慢慢的做饭做菜的事就都落在了芮思表姐的身上。她和妹妹一起在七岁的时候就开始做饭做菜,洗衣服,收拾屋,买菜,等等。小时候我见过多次芮思表姐小小的身子坐在一个大盆的前面,用洗衣板搓洗着大人孩子的衣服,然后跟妹妹一起抬着大盆,去公共水井那里漂清衣服,再抬回家晾在院子里长长的绳子上面。秋天的时候,芮思表姐和妹妹会板着小板凳坐在院子里,小手拿着菜刀在收拾秋菜,砍好了码起来再端到屋子里去,记得芮思表姐有一次到我家来,我看见她的手又红又粗,还有几道裂口子。当时我只是觉得那些裂口子会很痛。我母亲给表姐的手上涂抹了凡士林,把她的手放在暖水袋下面,让凡士林慢慢融化浸入表姐的手部皮肤里,芮思表姐忽然就流下眼泪,母亲摸着她的头,怜惜的看着她,芮思表姐只说,手有些痛痒而已。芮思表姐从七岁开始一直做家务,转眼间上了初中的表姐有几个同学,她经常在上学前找她们一起走。有时候到了同学家里,见到同学的父母把饭菜都准备好了,充满宠爱的叫着还赖在床上没起来的同学,同学有时候还会跟着父母撒娇几句,芮思看着心里不是滋味,心想自己从来没有过这么幸福的时候。在表姐的记忆里,父母从来没有拥抱过她。初中三年的时候,芮思表姐班上的体育委员,一个小男生,在新学期重新排座的时候跟芮思表姐同桌了。芮思表姐那时候性格沉静,有时候一整天也说不上几句话,那位小男孩经常帮助表姐拿热好的饭盒,一群男生女生中午凑在一起吃午饭的时候,那位小体委经常回过头看表姐,表姐注意过好几次。那时候的芮思满脑子都是今天回去做什么饭,衣服洗了没有,同学们的逗趣欢笑似乎跟她没有任何关系。有一次下大雨,芮思表姐没有带雨伞,但是她也不敢耽搁怕误了做饭,就顶着大雨往回家走,这时候那个小男孩忽然从后面追了过来,他拿着一块塑料布,挡在表姐的头上。芮思表姐满脸的雨水,那个小男孩什么也没说,把塑料布给了芮思,自己就跑了。谁知这个事被同院的小伙伴看到了,后来也被爸爸知道了,爸爸叫过芮思,厉声训斥了她,她平生第一次被骂
“不要脸”,而且是被自己的父亲骂的。芮思表姐说,她回忆起“不要脸”三个字,至今心都疼痛。所以,虽然芮思表姐相貌美丽,心地善良,温和老实,可是内心充满了自卑和怯懦。后来我们都长大了,芮思表姐和我们家一起搬到另外一个区,我们住的很近。那时候芮思表姐忙着高考,虽然住得近,但是也不是经常可以像小时候住一个院的时候有那么多机会一起玩了。后来表姐考入一所医科大学,毕业后做了一名医生。再见芮思表姐是在她的婚礼上,雪白的婚纱更显得芮思表姐的美丽优雅。只是她的表情忽而高兴忽而又显得落寞。当时大家都很忙谁也没有注意这些,是表姐夫的一个搞摄影的朋友,特别善于抓拍,我是从那些照片里发现的。当时有点不太明白,结婚对于彼此相爱的人来说是一个多么幸福高兴的时候,表姐如何会显得有点落寞?但是也只有少数几张这样表情的照片而已,我当时看着那几张照片,宁愿相信是不是女孩出嫁的时候内心或许都有点复杂。。。芮思表姐结婚之后我去看过她几次,他们那时候跟公婆住在一起。表姐的公婆看起来蛮有知识文化,气质也很好,对我也很礼貌热情。我对他们的印象很好。有一次我看过表姐要回去了,芮思表姐一定要送我。我不让,说天已经晚了,不用送了。表姐夫也拦着不让送,可是芮思表姐一定要坚持送我,我们看再不让她送,她都要哭了的架势,就让她送我出来。或许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吧,芮思表姐跟我的关系很亲近,跟亲姐弟差不多。她这一路上跟我聊了很多,那些话好似压在她心里很久了似的。她说到自己的婚姻,自己的公婆,以及她自己的内心感受,说了很多很多。从她的话里,我忽然明白了表姐对姐夫有的那种感情不是爱情,说是亲情或者友情似乎更恰当。比如说,她对表姐夫的照顾是无微不至的,像一个母亲一样,从吃到穿,到日常照顾,事无巨细,甚至给姐夫雨天送雨伞,赶上姐夫晚班,她还做好了饭给他送去,在他生病的时候喂他吃饭,喂他喝水的时候,像我自己小时候病了,我母亲喂我喝水吃药之前,要先试一试水烫不烫一样,芮思表姐就是这样对待姐夫的。但是她对夫妇之间的其他方面的事情却十分抵触反感。公婆表面看起来很客气,很礼貌,实际上经常让表姐很难受,尤其是婆婆。比如表姐夫下班回来如果先进了自己的房间,父母就会不高兴,说他娶了媳妇忘了爹娘。每次表姐夫不在家,家里只有芮思和婆婆时,婆婆就会不知什么原因的摔盆摔碗,吓的表姐躲在自己屋里不敢出去,紧张到口干手凉,在屋子里强挺着弹琴放松一下紧张心理,但是弹琴没有一点用处,她只好穿上大衣去外闲逛。她经常一个人落寞的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目光无神,神思恍惚。我问她为什么不把这些事告诉表姐夫,表姐说,姐夫一回来,婆婆马上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对芮思表姐嘘寒问暖,十分热情,所以她一跟姐夫说婆婆背后的表现,姐夫不仅不信,反而说芮思表姐庸人自扰,心地不善良,在背后说婆婆坏话。有一次婆婆又当着芮思的面摔东西,嘴里还不满的嘟囔着什么,正在这时表姐夫回来了,婆婆马上变脸为一副十分关心表姐的样子,表姐实在受够了,忍不住发火了,揭穿婆婆的把戏,婆婆马上显出一副无辜的样子,上去拉芮思表姐的手假装要解释,表姐怒不可遏刷开她的手,婆婆却对表姐夫说,“你看看她都要打我。。。”
表姐夫十分恼火,当着婆婆的面训斥芮思表姐。芮思表姐十分委屈,穿上衣服跑了出去。姐夫甚至没有出去追她,当时天都已经黑了。这样的日子过久了,芮思表姐感觉很难受,有一次她对姐夫说,如果他们不搬出去住,就离婚吧。表姐夫这才同意搬出去了。可是他竟然找了个出租的房子。当时芮思表姐想,或许暂时先住着,等有了合适的房子他们自己就买了。尽管出租房里冬天时厨房都会结冰,可是芮思表姐或许是小时候吃过苦受过累吧,也没有抱怨什么,依然在那样的生活环境里等着他们有一天能搬进温暖舒服的房子里。她自己在冰冷的厨房里忙着做饭,没有洗衣机她就手洗所有的衣服,甚至被套那么大件的东西,但是她仍然满怀希望有一天能住在温暖的新房子里。可是这一等就是二年。后来芮思表姐怀孕了,就是那样,表姐依然在早上去早市买菜,挺着大肚子拎着满满一筐的菜往回家走,邻居见了都说她这样很累,也很危险,有时候见表姐夫下楼接她,邻居们都数落他不该让表姐这么大的肚子还出来买菜。表姐夫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接过表姐手里的菜筐,还不忘抱怨她几句,说她不用买菜,可是他自己也不买啊。芮思表姐后来说,在他们的婚姻生活里,无论任何场合,任何时间,她从没有听过姐夫说过一句赞美她的话。为此我跟表姐夫谈起过,表姐夫的解释是,表姐长的那么漂亮,不能再给她优越感了。。。当时我真想骂他不是个男人。这样的日子过久了,芮思表姐忽然就觉得自己的心不在这个家了。她觉得自己付出了那么多,却没有得到她所期盼的,至少是丈夫的理解和爱护。芮思表姐说,她忽然觉得自己的日子过的三心二意,心灰意冷。每天带孩子的累,苦,不知道是增加了她的苦恼,还是减轻了她的苦恼。孩子那时候缺钙,经常哭闹,在很久表姐一个人带着支持不住了的时候,表姐夫说他可以负责夜里十二点之前,十二点之后表姐就负责了。听到这里,我真为表姐感觉心痛。。。孩子慢慢大了,转眼到了上学的年龄。表姐也逐渐变了。由于长期劳累,休息不好,表姐很瘦,一米六四的个子,体重不到一百斤。但她总是那样一丝不苟,精致美丽。只是她表情淡漠没有精神,让人感觉到一种忧郁和落寞。听芮思表姐说,她一直跟姐夫不愉快,吵嘴,生气伤心,姐夫从来不肯忍让她,却经常监视她,甚至去电信营业厅打印表姐的电话记录,虽然一无所获可是他仍然忙活的不亦乐乎。再后来他们经常吵架吵的不可开交,为了一点芝麻小事都能吵起来,原有的那么点亲情也吵没了。孩子十岁的时候他们还是离婚了,表姐坚决要孩子,自己带着。表姐夫给抚养费,经常来看孩子,他们似乎也不那么吵了,也吵不动了吧。芮思表姐一个人带着孩子,还要上班,很是辛苦,但是她总是把家里收拾的干净整齐,自己也精致美丽。只是脸上那一抹落寞和不易察觉的忧郁成了她惯有的表情。日子这样一月一年的过着,去年的时候,听说表姐恋爱了,对象是她的同学,那位同学的妻子不幸病逝,她是经过班里另外一名同学的撮合跟这位男同学接触的,这位男同学对芮思表姐非常好,百般的不放心她,似乎没有了他,表姐都会走丢的感觉。至今他们发展的很顺利,今年四月份回国的时候再次见到芮思表姐,她的脸上满是平和幸福,依旧美丽妩媚,我跟她一起吃了饭,感觉她比之前更加美丽,平和,优雅,端庄。她修饰的干净整齐,微笑着说这次我可以放心她了,是的,很希望她这次能找到自己的幸福。我在想,当初表姐结婚的时候,她和表姐夫真的相爱吗?。。。如果真的相爱,感情怎么如此没有点起码的韧性和包容?婚姻到了那样没有任何疼惜的份上,为什么还要坚持?芮思表姐的单纯善良,隐忍退让,在人生里的任何时刻,真的是好事吗?而她最近的这段恋爱,那位男同学有着一定要娶芮思表姐的决心的,只是表姐错过的那些青春,是为了更好的遇见现在的爱情吗?我希望是的。。。

中国应该是有句这样的古话”生养之恩大于天”。这点我不否认,父母给予了我们生命,是我们的亲人也是恩人!且随着社会的发展,思想的升华,越来越多的父母开始以朋友的模式和子女相处,相互尊重,平等沟通。这样的父母是值得敬重的!


  这是一个周末的夜晚,时间已近9点半钟,妻子正在客厅里看电视,沈泽群一个人坐在书房中的电脑前,漫无目标地浏览着网上的各种八卦新闻。忽然,桌子上的电话铃声响了,沈泽群忙拿起了电话:
  “您好,请问您是哪一位?”沈泽群是镇上主管宣传工作的副书记,以儒雅著称,接起电话来也一向彬彬礼。
  “三姐夫,我是江波呀!怎么样,最近忙吗?”谢江波是沈泽群的妻子肖晓丽已经离婚的姨表妹夫,离婚前,一家三口经常来沈泽群家里作客。
  “哦,是江波呀!怎么忽然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离婚后,谢江波只给沈泽群的妻子肖晓丽打过一次电话,两年多了,还从来没有给沈泽群打过电话。
  “昨天我坐火车去上岭,路过你们那儿的时候就想给你打电话了。一想,怕你工作太忙,就没给你打。”谢江波说。
  “也算不上太忙,成天就是一些琐碎的事。你最近怎么样?还在物资局哪?”沈泽群问。
  “不在物资局还能去哪儿?最近听说物资局又要解体,把我们这些人弄到哪儿去还不一定呢!”谢江波的话里半是无奈和伤感。
  “那你今后有什么打算?”沈泽群问道。
  “要是真解体的话,这回我准备找个赚钱的话干,也给孩子攒下点钱。”谢江波说。
  听完谢江波的话,沈泽群不襟有些暗暗发笑——从认识谢江波那天起,谢江波就夸口说要赚钱,可一直到现在,婚离了,家散了,妻子带着孩子去了外地,也没看他赚的钱在哪儿,孩子的抚养费直到现在谢江波也一分都没拿过。
  “江波,好像已经有两年没见到你了吧?”沈泽群问。
  “是有两年多了。从赵莉带着孩子走以后,我就再也没去过你们哪儿。抽时间我一定去看看你和三姐。”谢江波说。
  赵莉是谢江波已经离婚的妻子,肖晓丽的姨表妹,从小就把户口从农村迁出,落在了大姨——也就是肖晓丽的母亲家里,在大姨家参加的工作,后来又结了婚。
  “来吧,我和你三姐随时欢迎你。听你说话的样子,又喝酒了吧?”沈泽群问。
  “是喝了点儿。我三姐在家吗?我想跟她说会儿话。”谢江波问。
  “在家,在客厅里看电视呢。我给你叫。”沈泽群放下电话,把妻子肖晓丽喊过来,自己则去了客厅。
  二
  书房和客厅是相对的,两个屋子的门都开着,妻子肖晓丽和谢江波电话里的声音时而会断断续续地传到客厅里来。沈泽群想看电视,换了几个台,也没有太好的节目,就随便找了一档综艺节目,一边心不在焉地看着,一边回想起了赵莉和谢江波的一些往事。
  赵莉上班后,有一段时间就住在沈泽群家里。那时肖晓丽和沈泽群早已结了婚,孩子正在上小学。一段时间以后,肖晓丽和沈泽群发现赵莉恋爱了,小伙子是赵莉同单位的一位工友,名字叫李绍军。
  爱情逐步升温,两个人没过多长时间就进入了胶着的热恋状态。平时白天工作在一起,晚上还频频约会,赵莉时常去见李绍军,有时李绍军也到家里来找她。就好像一天不见面,两个人的魂都丢了似的。
  一次,他们一起去外地学习,坐火车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多钟。李绍军没有回家,跟赵莉一起来到了沈泽群家里。冬天,外面的天气很冷,两个人进了赵莉的卧室,脱了鞋后,就合衣相拥着钻进了床上的被子里。
  知道表妹回来了,还听到是跟恋人李绍军一起回来的,肖晓丽和沈泽群都有些担心。生怕两个人一时被感情冲昏了头脑,再做出些什么出格的事情来。那天晚上,在赵莉回来以后,肖晓丽和沈泽群都再没有睡着。肖晓丽还借故有事没事的去了客厅几次,弄出些声响来,好让他们知道自己没睡。
  半年后,两人结婚的事儿被提上了日程。李绍军家买了房子,还对新房进行了粉刷,专等迎娶赵莉进门。没想到就在这时,两家的矛盾也来了:按本地风俗,婚前男方须给女方一定的财礼,婚礼当天还必须招待送亲的娘家人,这两点李家都没有答应。
  赵莉的大姨、姨夫也就是肖晓丽的父母提出要李家拿一万元财礼,李家不允,这让两位老人很生气。但一想,这钱就是给了,结婚时也是要给赵莉如数带过去的,不给也就算了。可他们提出婚礼当天要招待送亲的娘家人,没想到李家竟也一口回绝了,这让赵莉的大姨和姨夫觉得很没面子。
  两家人彻底弄僵了,赵莉的大姨和姨夫开始坚决反对这门亲事,说如果赵莉自己非要同意嫁过去的话,结婚那天不允许从大姨或表姐家走,并把这件事电话告诉了赵莉的父母。几天后,赵莉的父亲从外地来了,要把赵莉领回去。沈泽群做了许多工作,最后也没有效果。赵莉心里尽管一百个不愿意,还是不得不跟着父亲回到外地农村去了。
  后来,李家同意让步了,李绍军还两次去外地赵莉的家里,准备接赵莉回来完婚,无奈赵莉的父母和大姨、姨夫态度坚决,就是反对,两个有情人最终也没能走到一起。
  三
  客厅里,妻子肖晓丽和谢江波还在电话里聊着。谢江波因为喝了些酒,神经正处于兴奋状态,说个没完没了,电话估计一半会儿不会放下。沈泽群伴着时而传入耳中的对话,再一次陷入了赵莉和谢江波情感往事的回忆之中:
  考虑到农村的生活终究不如城镇,在赵莉跟李绍军的恋情结束后,肖晓丽的大姐和姐夫又给赵莉介绍了一个小伙子,这个人就是谢江波。谢江波的哥哥是县保险公司的经理,嫂子在银行工作,家境不错。谢江波的父亲早年去世,家里只有母亲一人。
  赵莉在大表姐的劝说下,同意跟谢江波见面,回来后就住在县里的大表姐家里。赵莉能同意跟谢江波见面,主要是听说谢江波的哥哥在县里吃得开,对弟弟也一直很好;谢江波同意跟赵莉恋爱,看中的更是赵莉的大表姐夫是县检察院的检察长,也是县里的头面人物。
  两个人见面没多长时间,还没等跟对方有更深入的了解,就匆忙走入了婚姻。婚礼当年办得也够排场,结婚当天,轿车有四五十辆,光婚宴就摆了六十多桌。因为赵莉的大表姐夫和谢江波的哥哥在县里都很有地位,看他们面子来参加婚礼的人当然很多。
  赵莉跟谢江波结婚后,再没有出去工作,当上了全职太太。肖晓丽和沈泽群的家不在县里,又觉得赵莉和谢江波刚结婚,正在蜜月中,也就没有打电话搅扰他们,赵莉和谢江波那段时间也没有主动跟他们联系。
  就在赵莉和谢江波两个人结婚还不到一个月的时候,这天,肖晓丽忽然接到了县里大姐来的电话,说赵莉的老婆婆,也就是谢江波的母亲突发脑出血去世了。肖晓丽跟沈泽群商量了一下,就一个人坐车去了县里。
  从县里参加完葬礼回来后,妻子对沈泽群说,她发现表妹赵莉的右眼睛青了,问表妹赵莉是怎么弄的,赵莉说是劈烧材时蹦的,可邻居们却分明说是谢江波给打的。还说谢江波性格爆烈,平时在家里经常跟母亲吵闹,这次老太太就是因为这件事被他给气死的。
  由于是去参加葬礼,表妹又没跟她说实话,尽管肖晓丽听到邻居们的议论,心里也很不高兴,这件事最后还是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四
  赵莉过去曾经在肖晓丽家里住过很长时间,对表姐有感情,婚后一段时间后,在谢江波休班或节假日时,就经常坐车到表姐家里来,有时赵莉一个人也来。两个人跟表姐和表姐夫一家人处的不错,有时一住就好几天。
  两个人结婚后就没有断了吵架。谢江波喜欢喝酒,收入虽不多,却热衷于在外面跟朋友交往。一个月的收入,有时不到半个月就花光了,后半个月不得不经常靠哥哥的周济渡日。这样过日子,赵莉当然有怨言,可稍一埋怨,谢江波就会爆跳如雷。
  谢江波不满意自己现在的工作,欲托赵莉的大表姐夫把自己调进工商局。这种调动需要托人,花很多钱。谢江波没有钱,赵莉的大表姐夫也就没帮他这个忙。当初谢江波跟赵莉结婚,看中的就是她大表姐夫的权势,现在没借上光,他心里当然是老大的不高兴。
  平时生活中,两个人的感情也一直很平淡,没有激情,缺乏相互理解和情感交流。赵莉曾经私下里对三表姐肖晓丽说,她跟谢江波平时就从来没有像人家夫妻那样亲昵过,即便是性生活前,谢江波也从没说过什么情话,更谈不上性交前的爱抚等“前奏”,她感觉就像被强奸一样。
  就这样打打闹闹的,两个人结婚五年多了,也没有要小孩儿。这期间赵莉曾经有过要孩子的想法,可谢江波不同意。他说他现在收入太低,有了孩子也养不活,过几年再说。
  孩子是婚姻的基石,没有孩子的婚姻总是不稳定的,在这方面,肖晓丽和谢江波的哥嫂曾多次劝说过他们。在他们的劝说下,两个人才在结婚后的第六个年头怀孕生了一个女儿。
  孩子出生时,赵莉和谢江波什么也没有准备。大表姐给孩子送去了奶粉,三表姐肖晓丽亲自去医院和家里陪护,给孩子准备了被子和衣服;谢江波的哥嫂更是关心,不但给孩子买了很多东西,还给他们送去了四千多元钱。
  仿佛这孩子是为大家生的,女儿出生的短暂快乐刚过,赵莉产后还没过十天,谢江波晚上下班后,就跟一帮朋友在外面喝起了酒,直到晚上十一点多钟才回来。赵莉的表姐肖晓丽那次是真的生气了,回来后把谢江波劈头盖脸一顿数落,第二天早晨一生气就回了家。
  孩子出生后,谢江波的哥哥给他买了一辆出租车,想让他利用早晚时间和双休日、节假日多赚点钱养家。人家出租车司机都赚钱,唯独他不赚钱:车不知道自己养护,动不动就送去花钱维修,挣点钱又多半扔进了饭店里。一年下来,入不敷出,只好卖车;卖车后不久,钱就又花了个净光。
  看看开出租不行,哥哥又给他找了一个给货运司机当副手的活,每逢双休日和节假日跟货运司机一起去跑跑运输,赚些外快。没想到谢江波不但懒,比人家货运司机还牛,出车时活干的不怎么样,脾气还不小,经常跟人家顶牛,没几次就让人家给打发回家了。
  赵莉也曾出去找过活,受雇为人采摘木耳,到饭店当服务员,可不管怎么努力,家庭拮据的状况总是得不到改善。这期间,两个人闹过几次离婚,赵莉也曾带着孩子回外地乡下父母那里住过几个月,后来又被谢江波接回来。婚姻一直维持到女儿四岁,看看总是这样不死不活的也没什么意思,两个人最终协议离了婚,赵莉也带着孩子回到了外地乡下的娘家。
  
  五
  “三姐,赵莉跟我离婚后,这两年我去了她家七次,光钱就花了两万多。”电话里,谢江波还在跟肖晓丽诉说着自己的苦恼。
  “既然你们两个人已经离婚了,又不可能再复婚,你还去找她干什么?还不如把这些钱省下来给孩子做抚养费。那孩子毕竟是你的呀!”肖晓丽劝说道。
  “这几次我去时,孩子都抓住我不放手,又哭又闹的,让我一个大男人都心里撕心裂肺似的难受。”谢江波说。
  “所以我劝你吗,不要去得太勤,你伤心,更让孩子伤心。离婚最坑谁?就是孩子。早知现在这样,当初你们就不应该要孩子。”肖晓丽说。
  “三姐,你听赵莉跟你说了吗?她想嫁给她妹夫的哥哥,姐俩要嫁亲哥俩。这人长得不怎么样,还是个离婚的,她父母都不同意,可她自己同意。就因为那人答应给她三万元钱。”谢江波说。
  “是吗?我没听说。自从你们离婚后,赵莉就没给我来过电话。她怎么这么糊涂?要找也得找个差不多的,怎么能在农村找,还找这样的?”肖晓丽说。
  “这次我去就没想好,我想把赵莉弄死,我自己也死。”谢江波说。
  “你怎么这么傻呀!她毕竟是跟你一起过了十多年的夫妻呀,你把她弄死了孩子怎么办?谁来养?多可怜呀!”肖晓丽劝道。
  “我把她叫到了旅店里,事先买了两板安眠药,逼着她吃,她吃了一板,没再吃。后来她给我跪下,我心软了,才没有再逼她。”谢江波说。
  “你这个人哪,就是什么事都不肯低头。想让她回来,你说点好话呀,这么往死里逼她,她可能还跟你回来吗?”肖晓丽说道。
  “她不回来拉倒,我也死了心。可孩子我想要回来。”谢江波说。
  “为什么呀?把孩子要回来你能伺候好吗?再说孩子大了,早晚还不是你的吗?”肖晓丽问。
  “我不放心。一个女孩儿,跟着继父生活,你知道会发生什么?现在网上这样的报道多么多呀?”谢江波说。
  “也不能这么看。继父还是好的多,那样的人毕竟是极个别的。”肖晓丽说。
  “再说孩子也已经快上学了,我担心孩子在她那里受不到好的教育。三姐,你去过她们家吗?一个村就三十多户人家,小的可怜,在那样的环境里上学孩子一辈子就完了。”谢江波说。
  “那怎么办?你要把孩子弄回来自己带?”肖晓丽问。
  “我这不是想跟你和三姐夫商量吗,孩子弄回来我怕带不好,放到我哥家里也不放心,只有放到你们那儿我才最放心。就是不知道三姐和三姐夫能不能答应。”谢江波说。
  “看你们谁的面子我和你三姐夫都能给带。再说孩子也挺可爱的,小时候我伺候过,也有挺有感情的。只是孩子离开母亲能行吗?再说赵莉也不一定能答应。”肖晓丽说。
  “下次我再去一定要把孩子带回来,不管赵莉同意不同意。”谢江波说。

但在这反面却也有一群这样的父母,她们认为,我既生你,那怎样对你都是理所当然。而你,应该毫无反抗的去如她所愿,否则便是不孝,并且很快,十里八乡都会知道你是个不孝之人,而这样的事情,往往发生在女孩身上!

我的表姐,一个可怜的女孩,出生没多久就被她母亲丢到外婆家,外婆是一个很慈祥的人,对表姐很好。其实这种情况对于留守儿童很常见,我也是在外婆身边长大的,但是表姐的母亲却是个奇葩。

由于我和表姐年龄相差较大,并未一起生活过。听外婆说,表姐九岁时才被她母亲接回,其中她母亲并未有多关心她,那年是实在没法,表姐的父亲想接她回去读书,而表姐也可以帮着干很多事情了。

回去后的表姐上了学,但是每天要帮家里做很多事情,带弟弟妹妹,割猪草,挑水等。那时候的一毛钱一个的冰棍对孩子来说简直就是天堂,可哪怕炎炎盛夏,表姐提着满框的猪草回来,也只能眼巴巴看着弟弟妹妹边吃着美味的冰棍边玩耍。可是即使这样,她的母亲还是不停的责骂她,有一次她实在受不了,大早上跑出了门去,躲在离家不远的桥底下,到了月上高空,她的母亲也未曾寻她,而是她父亲干活回来不见人,才在桥底下抱回不知是饿昏还是睡着的她!

然而,命运给表姐开了个更大的玩笑,几年后,她父亲去世了。表姐便被迫休了学,把钱省给弟弟妹妹读书,而她,好像是小学六年级都没上过。休学的日子她在家不停的帮助母亲干活,可即便这样,表姐也没从她母亲那得到多少好脸色,更别说赞扬。一直都是弟弟妹妹玩她干活,零食弟弟妹妹吃她看着。

如此,表姐也未曾喊过不平。为了补贴家用,表姐16岁不到便跟着村里人来到了广东,零几年,正是广东工业发展,大量招外来工的时期。就这样,表姐到了工厂,每月拿着几块钱的工资,在那单位为角的岁月里,如果只要养活自己,表姐可以过的很幸福!但表姐将能省的每角钱都省了下来,舍不得买衣服,也还是要考虑好久才会在忍不住时去买条一毛钱的冰棍,那曾经她只能眼睁睁看着弟弟妹妹吃的东西!就这样,表姐省吃俭用将弟弟妹妹都送上了高中。

从小没人管又没受过多少教育,表姐的脾气性格比较差,她和她的前夫因为生育及性格问题离了婚。离婚后的表姐过的很痛苦,从小缺爱的她是那么渴望有个自己的家,那段婚姻,她用了所有感情去投入,可是奈何用错了方法。而她的母亲,非但不偏袒她,还指责她脾气差,一切只是自找!

那时候的表姐已经年过三十,没存款没高等学历还没娘家人的体谅。之后的几年,表姐慢慢改了脾气,也开始去相亲,而她的母亲,对此毫不关心,只是指责表姐没给她钱,真是不孝,而表姐,其实每年虽然没给太多,给的,却也足够一个中年妇女在农村生活。今年表姐36了,终于在去年年底结了婚,去年年初,表姐在老家买了和房子,付了十来万的首付,她母亲回老家也一直住那里。婚宴那天,表姐邀她坐在家长的主座上她却不愿,气氛一度尴尬,好在在场的都是亲戚,姐夫也是个好说话的人,看到表姐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幸福,大家也都是打心底里高兴!因为,表姐除了一点脾气,人是公认的好!

今年,表姐因为准备生育,没有出去找工作,姐夫是那种老实巴交的。她弟弟在她帮助上完高中后找了份好工作,后来找了个好老婆现在在光明开了个小厂。表姐便想着在他们那住断时间,让表姐夫去她弟厂里上班。她弟媳同意了,给了三千一月的工资。一段时间后,她的母亲忽然和她说,”你们住你弟这样,也吃你弟的,怕是要给你弟每个月五百的生活费”。惊怒之下,表姐她们搬了出去。前段时间去医院看舅妈,碰到表姐,她泪眼婆娑的说着。”我自认为我做了一个女儿该做的,可她为何如此对我。相对于妹妹,我是少给了点钱,可是她确实比我有钱,且我现在要准备要孩子,但是我还是尽我能力给了呀!”而之前表姐为了要孩子手术,冰冷的医院除了表姐夫,没人来陪她。表姐夫因此耽误了工作,她弟媳还不是很乐意!

今晚,表姐她母亲又在我们一个四十多人的家族群里说表姐的不是,气不过表姐回了两句,便一发不可收拾,大骂表姐疯子。我妈给了表姐一个视频,屏幕那边的表姐,满脸泪痕!表姐曾对她母亲说”早知如此,你当初还不如不要生我,那样,你开心,我也不痛苦。”

这样的母亲,如今也并不是个例。朋友a不幸也有个类似的母亲,谈了个男朋友,不如她母亲意,她母亲便是表示”你结婚之日便是我死之日”。并且到处说朋友a的不是,我们村那一片的人都认为朋友不孝,而实际上,朋友差点被她母亲逼到崩溃。

从来都只有母亲想法设法帮女儿维护名声,而朋友的名声却被她母亲弄的一塌糊涂。其实朋友一直是比较柔弱的女生,也一直很听她母亲的话。朋友对我说”如果可以,真的,我宁愿她不曾生我,我宁愿不来这世上”。

这样的例子在偏远的农村其实很多,对于父母,请你们好好爱自己的孩子。如果生而为仇,带给孩子的只有痛苦,孩子其实宁愿胎死腹中!

也请那些只是生下孩子的父母,你们如若不能给孩子爱,便不要去做父母,因为你们那是在犯罪,以道德、长辈之名,带给你的孩子痛苦,甚至毁了你的孩子!

最后,愿世上不再有因为父母,更愿自己当年能胎死腹中的孩子。愿世上的每个人,都会衷心感谢父母给予了自己生命,从而感受了人世的美好!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